熱門搜索:
圖書  > 政治/軍事  >  當當圖書  >  紅色的起點:中國共產黨建黨始末(中國共產黨從何而來?中國共產黨為什么能?首部完整披露中國共產黨誕生真相的巨著)

紅色的起點:中國共產黨建黨始末(中國共產黨從何而來?中國共產黨為什么能?首部完整披露中國共產黨誕生真相的巨著)

累計評價

0
商品編碼:
9787220098161
商城價: ¥26.88
 
售后服務:
當當圖書 發貨并提供售后服務
購買數量:
有貨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信息
         
商家滿意度
商品描述:5
服務態度:5
發貨速度:5
店鋪名稱: 當當圖書
所在地: 廣東深圳
聯系客服
  • 商品名稱:紅色的起點:中國共產黨建黨始末(中國共產黨從何而來?中國共產黨為什么能?首部完整披露中國共產黨誕生真相的巨著)
  • 店鋪: 當當圖書
  • 上架時間:2019-12-16 16:37:53

產品特色

前言



中國共產黨的誕生,用毛澤東的話來說,“這是開天辟地的大事變”。每當我徜徉在上海興業路上,望著那幢用青磚與紅磚相間砌成的“李公館”——中國共產黨的誕生地,在肅然起敬之余,我又感到困惑:這樣“開天辟地的大事變”,為什么在漫長的歲月之中,還沒有一部長篇細細描述?
作為上海作家協會的專業作家,占著“地利”優勢,我在1988 年冬開始著手這一題材的創作準備工作。
我進入“角色”之后,很快就發現,這一題材錯綜復雜,在當時有許多“禁區”,特別是對一些重要中共“一大”代表評價不一,所以造成多年來無人涉足這一重大題材進行創作。
當我來到中共“一大”會址進行采訪時,他們的第一句話,使我十分吃驚:“你們上海作家協會又來了?!”
我一問,這才得知:在我之前,兩位上海老作家早已注意這一重大的“上海題材”,先后到中共“一大”會址進行采訪。
先是上海作家協會副主席、老作家于伶在20 世紀50 年代進入這一創作領域。他當時遇到的最大難題是如何正確評價陳獨秀。陳獨秀是中國共產黨的主要創始人之一。寫中國共產黨的誕生,無法“繞”過陳獨秀。在20 世紀50 年代,陳獨秀還戴著“中國托派領袖”、“右傾機會主義頭子”之類大帽子。不言而喻,于伶無法寫作這一重大“上海題材”。
接著是上海作家協會的另一位副主席、老作家吳強在20 世紀60 年代著手于這一重大“上海題材”。吳強除了遇上于伶同樣的難題之外,還多了一道難題:當時,中蘇兩黨正在展開“大論戰”,而中國共產黨是在共產國際、蘇俄共產黨的幫助下創建的。盡管赫魯曉夫領導的蘇聯共產黨并不等同于列寧領導的蘇俄,但是在當時中蘇“大論戰”的形勢下,這一題材仍是“麻煩”甚多。不言而喻,吳強和于伶一樣,在作了許多采訪之后,也沒有寫出作品。
就創作才華和創作資歷,作為后輩的我,遠不如于伶和吳強。我十分幸運的是,恰逢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后,對歷史問題倡導實事求是的原則,使我有可能闖入這一久久難以涉足的創作領域。
我一次次訪問了上海中共“一大”會址紀念館,得到了熱情的幫助。從最初找到這一會址的沈之瑜,到館長倪興祥、支部書記許玉林,研究人員陳紹康、陳沛存、俞樂濱、任武雄,還有檔案保管人員,都給我以鼓勵、支持。
我專程前往北京,訪問了九旬長者羅章龍、王會悟,也得到李書城夫人薛文淑及其子女,還有包惠僧夫人謝縉云的許多幫助。中國革命博物館李俊臣研究中共“一大”多年,與我長談,給予指點。中國人民大學楊云若教授是研究共產國際與中共關系的專家,因病住院,她的丈夫林茂生教授陪我前去看望,答復了我的許多疑難問題。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李玉貞教授是研究共產國際代表馬林的專家,也給我以指教。
在所有的中共“一大”代表之中,唯劉仁靜的資料最少。我求助于他的兒子劉威力,他逐一答復了我的有關問題。
我來到嘉興南湖革命紀念館,與館長于金良長談,他非常詳盡地介紹了中共“一大”在南湖舉行閉幕式的情況。
上海的九旬老人、陳獨秀的機要秘書鄭超麟,親歷中共早期活動,尤其是熟悉陳獨秀的情況。我多次訪問他,每一次他都不厭其煩地給予答復。
陳望道之子陳振新,陳望道的高足、復旦大學中文系陳光磊教授,上海市地名辦公室,原大東旅社老職工孫少雄等,也給我以幫助。
我查閱了大量的有關中共“一大”的回憶錄、訪問記、論文、人物傳記、檔案等中共黨史專家們做出的眾多的研究成果。本書是在中共黨史專家們的研究基礎上進行創作的。沒有他們的細致的研究,就不會有這本書。例如,邵維正的幾篇關于中共“一大”的論文,給了我很多啟示。
中共“一大”是在秘密狀態下召開的,當時的檔案所存甚少。中共“一大”的代表們雖然有很多人留下了回憶文章,但大都是事隔多年的回憶,而人的記憶力終究有限,因此對許多事說法不一。陳公博的《寒風集》中甚至把馬林和“斯里佛烈”( 馬林的原名) 當成兩個人,而《包惠僧回憶錄》中自相矛盾的地方也有多處。
尤為重要的是,由于這些中共“一大”代表后來走上了不同的道路,政見不一,回憶的觀點也有明顯分歧。大致上可分三類:一類是后來留在中國大陸的,如董必武、李達、包惠僧的回憶;一類是在海外的,如張國燾的回憶;另一類是成為漢奸的陳公博、周佛海的回憶。仔細、慎重地比較各種回憶錄,去除錯記之處,剔除虛假,刪去某些人的自我吹噓,弄清某些難言之隱,這番“去偽存真”的功夫頗費時間,但這是必不可少的。我力避“誤區”,盡量做到本書史實準確,因為所描述的是重大歷史事件;然而,錯誤的竄入有時往往還是難以避免的。
本書采用“T”字形結構:第一章至第六章,寫的是歷史的橫剖面,即1921 年前后,而第七章則是縱線,寫了中共“一大”代表及與“一大”有關的重要人物自1921 年至謝世的人生軌跡,其下限一直寫到1987 年劉仁靜之死。另外,《尾聲》一章以粗線條勾勒中共的歷程。
這樣的“T”字形結構,為的是使這本書有縱深感。
當本書正在寫作之中,1990 年2 月12 日,我在上海作家協會出席專業作家會議,有關領導傳達了中共上海市委宣傳部的意見:“希望上海的專業作家能完成一部關于中共‘一大’的長篇,以慶祝中共誕生70 周年。”這一意見與我的創作計劃不謀而合。《新民晚報》很快就報道了我的創作情況。這樣,也就更加緊了本書的創作。
《紅色的起點》初版本在1991 年1 月,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當時,正值中國共產黨誕生70 周年前夕,而這本書在當時又是關于中國共產黨建黨的唯一一部紀實長篇,正因為這樣,書一出版,引起強烈反響,進入“熱門書排行榜”前五名。數十家報刊選載、摘載、連載了這部長篇,內中有《文匯報》《羊城晚報》《報刊文摘》《文摘報》《海上文壇》《民主與法制》,等等。《社會科學報》則連載了作者關于《紅色的起點》的采訪手記。
1991 年6 月28 日,上海作家協會和上海人民出版社聯合召開了《紅色的起點》作品討論會。作家、黨史專家、評論家熱情地肯定了這部紀實長篇。
中共黨史專家、中國人民大學黨史系楊云若教授指出:
“《紅色的起點》一書收集了有關中共‘一大’的大量資料,集中解決了若干含糊不清的問題,把黨成立之前的有關事件和人物交代得一清二楚。全書才思橫溢,文筆流暢,可讀性很強,我幾乎是一口氣讀完的。它既是一本優秀的報告文學著作,又有極高的科研價值。”
多年致力于中共“一大”研究的中共黨史專家邵維正教授指出:
“看了《紅色的起點》,大有清新之感,這樣生動地再現建黨的歷史,的確是一個突破。”
《紅色的起點》在港臺的反響,頗為出乎意料。
在香港、臺灣,我曾發表過許多文章,出版過很多著作,但是《紅色的起點》能夠打入港臺書市,出乎意料——因為這本書在海峽此岸,列為中國共產黨建黨70 周年獻禮書。這樣的獻禮書,居然堂而皇之由香港和臺灣出版社分別印行港版、臺版。
最初,在1991 年7 月1 日,中國共產黨70 周年大慶之際,香港《明報》月刊7 月號和臺灣《傳記文學》第7 期(及第8 期),分別發表了《紅色的起點》的《序章》。
接著,香港印出了香港版本,書名用中性的書名《中共之初》。
接著,臺灣版則用了《大機密》這樣聳人聽聞卻又不具政治色彩的書名。
從《紅色的起點》《中共之初》到《大機密》,反映了中國大陸、香港、臺灣三地出版界的不同視角和心態。
臺灣版封面上印著紅色的《大機密》三個大字之外,在書名旁邊,還印著“國共真相•軍政秘檔”。封面上方,有一行醒目的字:“一舉揭露70年來國共政爭的始源!”
這樣一部充滿神秘感的長篇,其實,就是《紅色的起點》!
考慮到《紅色的起點》是政治性很強的書,我與港、臺出版社簽約時,都說明如作修改,必須事先征得作者同意。對方遵守諾言,除了改換書名之外,內文一字不改,只是刪去了原卷首語“謹以本書獻給中國共產黨70 華誕”,由我另寫了適合港、臺讀者的卷首語。
臺灣版的內容提要,是臺灣出版商寫的,印在封面勒口上。那措辭雖然是從臺灣商業性視角寫的,大體上還是可以的:
“15 個赤手空拳的年輕人竟然徹底改變了現代中國人的命運!”
“對于中國漫長的歷史而言,1921 年7 月23 日至31 日,確實是不平常
的一周。這一周是中國現代史上‘紅色的起點’。”
“雖說那15 位出席中共‘一大’的代表,在離開李公館那張大餐桌之后,人生的軌跡各不相同,有人成鋼,有人成渣,然而,中國共產黨卻在70 年間,從最初的50 多個黨員發展到今日擁有4800 多萬黨員。中共不僅是中國第一大黨,也是世界第一大黨。中國共產黨黨員的人數,占世界共產黨黨員總數的一半以上!
“70 年前在上海法租界李公館所召開的中共‘一大’,雖只15 個人出席,卻影響深遠……”
這樣的內容提要,一字不易,移作大陸版用,也未嘗不可!
韓國一家出版社要出《紅色的起點》的韓文版。他們說,韓國要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由于中國共產黨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執政黨,所以對于韓國人民來說,要了解中華人民共和國,首先要了解中國共產黨,要了解中國共產黨是怎么誕生的,需要讀《紅色的起點》。
在《紅色的起點》初版本出版之后,我又對《紅色的起點》作了許多修改和補充,使這本書不斷以新的面目與廣大讀者見面。
2013 年1 月,波蘭馬爾沙維克出版社出版了《紅色的起點》英文版RED ORIGIN。
接著,在2013 年,美國全球按需出版公司Demand Global 出版了《紅色
的起點》法文版DE POINT DE DEPDRT ROUGE。
這次,我再度對《紅色的起點》進行修改和補充,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

葉永烈


編輯推薦
★要了解中國共產黨如何成為中國的執政黨、擁有8000多萬黨員的世界*大黨,就要了解中國共產黨從何而來、如何建黨。
★首部真實展現中國共產黨建黨始末的紀實長篇,大視角揭秘中共早期領袖人物的命運沉浮,客觀真實地再現中國共產黨如何誕生,并如何影響了中國現代歷史的進程。
★解讀秘密檔案,揭露世界*政黨誕生的臺前幕后;還原歷史細節,再現九十年來黨史塵封的紛紜真相。
★全書采用“T”字型結構,既寫橫剖面── 1921年中國共產黨誕生的斷代史,也寫及縱剖面──中共“一大”代表們的后來命運和結局,給人以歷史的縱深感。
★資料翔實、考據清晰,書中較多地使用了作者的采訪資料,采訪對象中有羅章龍、包惠僧夫人謝縉云、劉仁靜的兒子劉威力、陳獨秀的機要秘書鄭超麟、陳望道之子陳振新等。文中還配有上百幅具有歷史價值的真實照片,圖文并茂。

★《紅色的起點》一書收集了有關中共“一大”的大量資料,集中解決了若干含糊不清的問題,把黨成立之前的有關事件和人物交代得一清二楚。全書才思橫溢,文筆流暢,可讀性很強,我幾乎是一口氣讀完的。它既是一本優秀的報告文學著作,又有極高的科研價值。
——中共黨史專家、中國人民大學黨史系教授 楊云若



↓著名作家黃亞洲相關講述

內容推薦
不論政見如何,任何人都不能不承認這樣的一個事實:九十多年前,中國共產黨不過只有五十多名黨員。然而,如今它已是擁有八千多萬黨員的世界*政黨,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執政黨,并且深度影響了現代中國的進程。中國共產黨當初是怎樣誕生,成為一個眾所關注的話題。
中國共產黨在上海誕生。本書作者葉永烈以“地利優勢”,在滬作了長時間細致采訪,又專程赴北京及嘉興南湖訪問,歷經十余年考證,以客觀的筆調,創新的“T”字型結構,即既以寫橫剖面為主── 1921年中國共產黨誕生的斷代史,也寫縱剖面──中共“一大”代表們的后來命運,娓娓道來中國共產黨之由來……
★共產黨如何在中國橫空出世?
★當時的中國處于什么樣的國內國際形勢?
★陳獨秀、李大釗為何沒有出席中共一大?
★中共一大代表中的兩名外國人是誰?
★共產國際援助的真正意圖是什么?
★中共一大代表們后來的命運及結局如何?
……
作者簡介
葉永烈,上海作家協會專業作家,一級作家,教授。1940年生于浙江溫州。1963年畢業于北京大學。11歲起發表詩作,19歲寫出第一本書,20歲時成為《十萬個為什么》主要作者,21歲寫出《小靈通漫游未來》。
    主要著作為150萬字的“紅色三部曲”——《紅色的起點》《歷史選擇了*》《*與蔣介石》,展現了從中國共產黨誕生到新中國誕生的紅色歷程;200萬字的長卷《“四人幫”興亡》(增訂版)以及《陳伯達傳》,是中國十年“文革”的真實寫照。《鄧小平
改變中國》是關于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全景式紀實長篇。《受傷的美國》是關于美國“9·11”事件這一改變世界歷史進程重大事件的采訪記錄。此外,還有《用事實說話》《出沒風波里》《歷史在這里沉思》《他影響了中國:陳云全傳》《中共中央一支筆—— 胡喬木》《錢學森》等。新著為長篇小說《東方華爾街》。
目錄


序 章 追 尋
紅色“福爾摩斯”出了好點子
《往矣集》記述了如煙往事
“恒昌福面坊”原來是塊寶地
毛澤東、董必武投來關注的目光
美國發現中共“一大”文獻
在蘇聯找到了俄文稿

第一章 前 奏
出現在奧地利的神秘人物
列寧委派他前往中國
“馬客士”和“里林”名震華夏
《新青年》“一枝獨秀”
蔡元培“三顧茅廬”
群賢畢至北京大學
初出茅廬的“二十八畫生”
大總統的午宴被“五四”吶喊聲淹沒
“新世界”游藝場躥出黑影
騾車載著奇特的賬房先生去天津

第二章 醞 釀
鮮為人知的“俄國共產黨華員局”
來自海參崴的秘密代表團
喬裝“新聞記者”訪問李大釗
三益里的四支筆投奔陳獨秀
漁陽里石庫門房子中的密談
張東蓀和戴季陶抽身離去
陳望道“做了一件大好事”
添了一員虎將——李達
作家茅盾加入了“小組”
陳獨秀出任“小組”的書記

第三章 初 創
“S.Y.”和它的書記俞秀松
新漁陽里6 號掛起魏碑體招牌
刷新《新青年》,與胡適分道揚鑣
跟張東蓀展開大論戰
《共產黨》月刊和《中國共產黨宣言》
穿梭于京滬之間的“特殊學生”張國燾
“亢慕義齋”里成立了北京小組
羅章龍和劉仁靜加入北京小組

第四章 響 應
“毛奇”和新民學會
蔡和森從法國給毛澤東寫來長信
“何胡子是一條牛”
湖北出了個董必武
陳潭秋、包惠僧加入武漢小組
山東的“王大耳”
水族青年鄧恩銘
斯托諾維奇在廣州找錯了對象
北大三員“大將”南下羊城
陳獨秀在廣州建立小組
周佛海其人
周恩來赴法尋求真理
趙世炎加入旅法小組

第五章 聚 首
維經斯基圓滿完成來華使命
伊爾庫茨克的共產國際遠東書記處
張太雷出現在伊爾庫茨克
共產國際“三大”在克里姆林宮舉行
密探監視著來到上海的馬林
尼科爾斯基之謎終于揭開
“二李”發出了召開“一大”的通知
15 位代表聚首上海
“北大暑假旅行團”住進博文女校
查清中共“一大”開幕之日

第六章 成 立
法租界貝勒路上的李公館
中國現代史上劃時代的一幕
一番又一番的激烈爭論
密探突然闖入會場
子夜作出緊急決定
大東旅社發生兇殺案
匆匆轉移嘉興南湖
中國共產黨宣告正式成立
陳獨秀返滬出任中共中央局書記
中共“二大”在上海輔德里召開
國共攜手建立統一戰線
中共“三大”的主題是國共合作

第七章 錘 煉
有人前進,也有人落荒
王盡美積勞成疾,心力交瘁
李大釗從容就義絞刑架
張太雷血染羊城
李漢俊遭捕后當天即被處決
鄧恩銘“不惜唯我身先死”
何叔衡沙場捐軀
楊明齋死因終于大白
馬林死于法西斯屠刀
陳獨秀凄風冷雨病歿江津
陳潭秋被秘密殺害于新疆
淪為巨奸,陳公博千夫所指
賣國求榮,周佛海嗚呼獄中
維經斯基花甲之年病逝莫斯科
李達在“文革”中蒙難
董必武“九十初度”而逝
毛澤東離世震撼世界
陳望道脫黨又重新入黨
“棲梧老人”原來是包惠僧
張國燾凍死于加拿大養老院
車禍使劉仁靜喪生
終于找到尼科爾斯基的照片

尾 聲 中國共產黨歷程


媒體評論



精彩書摘
密探突然闖入會場
7月30日,悶熱的日子,即便坐在屋里一動不動,那汗還是不住地從毛孔中汩汩而出。
傍晚,彤云四涌,涼風驟襲,仿佛一場雷雨要從天而降。然而,俄頃風定云滯,一點雨也未落下來,顯得益發熱不可耐。
這些天,薛文淑上樓、下樓,常見到餐廳里坐滿了人。餐廳的上半截為木條網格,所以上下樓梯時總能看到餐廳里的情形。只是李書城關照過不要管漢俊的事,所以她從不過問。
夜幕降臨之后,餐廳里又聚集了許多人。
馬林來了,尼科爾斯基也來了。
只是周佛海沒有來,據說他突然大吐大瀉,出不了門,只好獨自躺在博文女校樓上的紅漆地板上。
晚上8時多,代表們剛在那張大餐桌四周坐定,馬林正準備講話。這時,從那扇虛掩的后門,忽地一個面孔陌生、穿灰布長衫的中年男子闖入餐廳,朝屋里環視了一周。
李漢俊發現這不速之客,問道:“你找誰?”
“我找社聯的王主席。”那人隨口答道。
“這兒哪有社聯的?哪有什么王主席?”李漢俊頗為詫異。
“對不起,找錯了地方。”那人一邊哈了哈腰,一邊匆匆朝后退出。
馬林的雙眼射出警惕的目光。他用英語詢問李漢俊剛才是怎么回事,李漢俊當即用英語作了簡要的答復。
砰的一聲,馬林用手掌猛擊大餐桌,當機立斷:“一定是包打聽!我建議會議立即停止,大家迅速離開!”
代表們一聽,馬上站了起來,李漢俊領著大家分別從前門走出李公館。平日,李公館的前門是緊閉的,這時悄然打開……
那個突然闖入的不速之客,究竟是誰?這曾是一個歷史之謎。
包惠僧回憶那個密探是“穿灰色竹布長褂”;
李達說是“不速之客”;
張國燾說是“陌生人”;
陳公博說是“面目可疑的人”;
劉仁靜說是“突然有一個人”;
陳潭秋說是“一個獐頭鼠目的穿長衫的人”。
這便是留存在當時目擊者們腦海中的印象,此外再也沒有更詳盡的文字記錄了。
筆者在寫作本書時,偶然從上海電影制片廠導演中叔皇那里得知,年已耄耋的薛耕莘先生曾在上海法租界巡捕房工作多年,即于1990年8月9日前往薛寓拜訪。
薛耕莘先生在介紹上海法租界巡捕房時,談及他的上司程子卿,回憶了這樁重要史實……
據薛耕莘先生告知,1921年7月30日晚,那個不速之客是時任上海法租界巡捕房政治探長、中國科科長程子卿。
程子卿,字則周,江蘇丹徒(今鎮江市)人,生于1885年,曾在鎮江南門越城內何益順米店當學徒,讀過三年私塾。在米店里他經常兩臂挾兩個袋包,練就了過人的臂力,這正是巡捕捕人時所需的“基本功”。程子卿雖不會講法語,但因臂力過人,于1911年進入上海法租界巡捕房。黃金榮任上海法租界巡捕房華人探長(后為督察長),程子卿被黃金榮看中,從巡捕升為探目以至探長,并曾經在上海鈞培里黃金榮家長住。
從薛耕莘先生出示他當年穿警服時與上司程子卿的合影,可看出程子卿的身體確實相當壯實。
薛耕莘先生說,程子卿在20世紀30年代末曾與他談及前往李公館偵查中國共產黨“一大”之事(當時只知一個外國“赤色分子”在那里召集會議,不知是中國共產黨“一大”)。薛耕莘有個習慣,常把重要見聞記于自己的筆記本。當時,他曾記錄了程子卿的談話內容。解放后,薛耕莘被捕入獄,他的筆記本被收繳。倘從檔案部門尋覓,當可查到那個筆記本,查到當年他筆錄的原文。現在他雖已不能回憶原文,但是程子卿所說首先闖入李公館這一事,他記得很清楚。
后來經許洪新先生查證,薛耕莘先生解放后在內蒙古自治區烏拉特前旗一所勞改農場服刑時,曾于1968年6月1日親筆寫過一份關于程子卿的交代材料,上面還蓋有他的指紋和農場軍管小組的印章。該材料的第四條如下:
1921年中共在上海成立時,由向法當局報告,后由他車法帝當局命令,禁止中共開成立大會(地址在上海薩坡賽路望志路口),不得已改在嘉興開的。
這清楚表明,早在1968年,薛耕莘先生就對程子卿闖入中共“一大”會場作了交代。只是他把貝勒路誤記為薩坡賽路。盡管薛耕莘這一交代內容重要,可是在“文革”歲月,在內蒙古的勞改農場,沒有誰會注意他提供的重要信息。
程子卿在法租界巡捕房工作期間,與蔣介石有過交往,但也與宋慶齡有著聯系,做過一些有益的事。這樣,解放后經宋慶齡說明有關情況,程子卿未曾入獄,在家賦閑,依靠房租收入維持生活。1956年,他病故于上海……
在不速之客程子卿走后,中國共產黨“一大”代表們緊急疏散,唯有李漢俊和陳公博留在那里沒有走。李漢俊帶著陳公博上了樓,坐在他的書房里。
陳公博不走,據他在《寒風集》中自云:
我本來性格是硬繃繃的,平日心惡國燾不顧同志危險,專與漢俊為難,到了現在有些警報又張皇地逃避。心中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各人都走,我偏不走,正好陪著漢俊談話,看到底漢俊的為人如何,為什么國燾和他有這樣的惡感……
李漢俊是那里的主人,他自然不會走。他和陳公博在樓上書房里坐定,想看看究竟是馬林神經過敏,還是真的有包打聽在作祟。
此后的情景,唯有在場的李漢俊和陳公博親歷。李漢俊死得早,沒有留下任何回憶,陳公博倒是寫過兩篇回憶文章。
陳公博寫的第一篇回憶文章,便是李俊臣所發現的那篇《十日旅行中的春申浦》。此文是在發生這一事件后十來天內寫的,除了因在《新青年》雜志上公開發表而不得不采取一些隱語之外,所憶事實當是準確的:
……不想馬上便來了一個法國總巡,兩個法國偵探,兩個中國偵探,一個法兵,三個翻譯,那個法兵更是全副武裝,兩個中國偵探也是睜眉怒目,要馬上拿人的樣子。那個總巡先問我們,為什么開會?我們答他不是開會,只是尋常的敘談。他更問我們那兩個教授是哪一國人?我答他說是英人。那個總巡很是狐疑,即下命令,嚴密搜檢,于是翻箱搜篋,騷擾了足足兩個鐘頭。他們更把我和我朋友隔開,施行他偵查的職務。那個法國偵探首先問我懂英語不懂。我說略懂。他問我從哪里來。我說是由廣州來。他問我懂北京話不懂。我說了懂。那個偵探更問我在什么時候來中國。他的發問,我知道這位先生是神經過敏,有點誤會,我于是老實告訴他:我是中國人,并且是廣州人,這次攜眷來游西湖,路經上海,少不了要遨游幾日,并且問他為什么要來搜查,這樣嚴重的搜查。那個偵探才告訴我,他實在誤認我是日本人,誤認那兩個教授是俄國的共產黨,所以才來搜檢。是時他們也搜查完了,但最是湊巧的,剛剛我的朋友李先生是很好研究學問的專家,家里藏書很是不少,也有外國的文學科學,也有中國的經史子集;但這幾位外國先生僅認得英文的馬克斯經濟各書,而不認得中國孔孟的經典。他搜查之后,微笑著對著我們說:“看你們的藏書可以確認你們是社會主義者;但我以為社會主義或者將來對于中國很有利益,但今日教育尚未普及,鼓吹社會主義,就未免發生危險。今日本來可以封房子、捕你們,然而看你們還是有知識身份的人,所以我也只好通融辦理……”其余以下的話,都是用訓誡和命令的形式……一直等他們走了,然后我才和我的朋友告別。自此之后便有一兩個人在我背后跟蹤……
大約這一事件給陳公博留下的印象太深了,所以三年之后,他在美國寫《共產主義運動在中國》時,也提及此事:
在大會的第一周周末,許多議案尚在考慮和討論中,這時法國警察突然出現了。在大會召開之前,外國租界就已收到了許多報告,說東方的共產黨人將在上海開會,其中包括中國人,日本人,印度人,朝鮮人,俄國人等。所有的租界都秘密警戒,特別是法租界。或許是因為有密探發出警告,偵探和警察就包圍了召開會議的建筑物,所幸十個代表警告其他人有危險,而且逃走了。即使搜查了四個小時,但并未獲得證據,警察這才退走……
后來,陳公博在他1944年所寫的回憶文章《我與中國共產黨》(收于《寒風集》)中,非常詳盡地描述了這一事件。不過,內容基本上跟他在《十日旅行中的春申浦》差不多,只是其中補充了一個重要的情節:
(密探)什么都看過,唯有擺在抽屜一張共產黨組織大綱草案,卻始終沒有注意,或者他們注意在軍械罷,或者他們注意在隱秘地方而不注意公開地方罷,或者因為那張大綱寫在一張簿紙上而又改得一塌糊涂,故認為是一張無關緊要的碎紙罷,(他們)連看也不看……
密探們仔仔細細搜查李公館,陳公博在一旁不停地抽煙。他,竟把整整一聽長城牌48支煙卷全部吸光!
幸虧馬林富有地下工作的經驗,他的當機立斷,避免了中國共產黨在初創時的一場大劫。
據李書城夫人薛文淑回憶:
記得有一天,我回到家里,一進門就發現天井里有些燒剩的紙灰。廚師老廖告訴我,有法國巡捕來搜查過二先生(指李漢俊)的房間,并說沒有抓人。這時漢俊已不在家。我上樓到他房間看了一下,除了書架上的書比較凌亂以外,沒有別的跡象。其他房間據老廖說連進都沒有進去。因為書城曾對我說過不要管漢俊的事,所以漢俊回來后我沒有問,他也沒有提這件事……


書摘與插畫

權利聲明:
海核云谷上的所有商品信息、客戶評價、商品咨詢、網友討論等內容,是海核云谷重要的經營資源,未經許可,禁止非法轉載使用。

注: 本站商品信息均來自于合作方,其真實性、準確性和合法性由信息擁有者(合作方)負責。本站不提供任何保證,并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商品評價

0%
好評度
好評(0%)
中評(0%)
差評(0%)
主體
商品名稱: 紅色的起點:中國共產黨建黨始末(中國共產黨從何而來?中國共產黨為什么能?首部完整披露中國共產黨誕生真相的巨著)
店鋪: 當當圖書
上架時間: 2019-12-16 16:37:53
我要咨詢

您尚未登陸

用戶登錄

還不是本站會員?立即
注冊
上海快3遗漏数据速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