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圖書  > 文學  >  當當圖書  >  天長地久:給美君的信(龍應臺暌違十年重磅新作)

天長地久:給美君的信(龍應臺暌違十年重磅新作)

累計評價

0
商品編碼:
9787540488079
商城價: ¥32.48
 
售后服務:
當當圖書 發貨并提供售后服務
購買數量:
有貨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信息
         
商家滿意度
商品描述:5
服務態度:5
發貨速度:5
店鋪名稱: 當當圖書
所在地: 廣東深圳
聯系客服
  • 商品名稱:天長地久:給美君的信(龍應臺暌違十年重磅新作)
  • 店鋪: 當當圖書
  • 上架時間:2019-10-09 06:56:02

前言

月照

油菜花
很久沒有想起父親了。腳步匆匆,出海關進海關,上車下車換車,提起行李放下行李,即便是為了掃墓而如此奔忙,父親其實一直沒進入意念之中。我是一股風啊,不為一株樹停。
但是,當火車漸漸接近衡陽,離開座位站到門邊往外看,滿山都是雜樹生花的泡桐,田里盡是金黃燦爛的油菜花,父親突然之間進到意念中來——他的骸骨,就埋在那泡桐樹和油菜田覆蓋的、柔軟濕潤的泥土里。強烈的思念驀然襲來,毫無準備地,我眼淚潸潸,就站立在轟轟隆隆的火車聲里……

失鄉的人
所有的戰爭流亡者,都以為只是暫時避難,其實卻是與鄉土山川的訣別。不是自愿的舍棄,而是鄉土從自己的胸膛被拔除,被撕開。失鄉之痛,思鄉之切,成為許多小說家永遠的文學深泉。
“鄉”究竟是什么呢?
父親在世時從來不曾說過他如何“思鄉”。他說的,永遠是他的媽媽。
清明的霏霏細雨輕軟如絮,走在他少年時走過的石板路上,看他曾經游過泳的江水中的倒影,三月的油菜花鮮艷如他兒時所見,我也明白,他說的“媽媽”,他到八十五歲還說得老淚縱橫的“媽媽”,包含了江邊的野林、百花盛開的泡桐樹、油菜花、老屋、石板路,以及媽媽跪在泥土上拔出蘿卜、頭發凌亂的那些時刻……

如果有墳
從臺北飛香港兩小時;從香港機場搭七人座到深圳灣口岸四十五分鐘;離開香港海關,進入深圳海關,搭車到深圳北站一小時;轉高鐵,兩個半小時車程抵達衡陽站,再搭車四十五分鐘到達衡東縣一個山路口。沿著一路白檵花爬坡十分鐘,終于到了墓前。
在墓地坐了許久,柏樹芬芳,草葉搖曳,燃著的香飄起青色的煙。地下的父親不知是否縹緲有感,但是在青煙依風繚繞里,我突然之間明白了安德烈那句話的深意。
跟安德烈說一個詩人好友的故事。詩人深愛他受苦的母親。母親死后,他把骨灰長年放在一個美麗的盒子里,擺在書房。每次搬家,盒子就跟著搬。有一次半夜里來了小偷,早上醒來,盒子不見了。
“你要不要把我的骨灰也放在你書房,擺書架上?”我問安德烈。
我們在緬甸茵樂湖畔一個旅店里。兩張古典大床,罩著白色紗帳,外面雨落個不停,我們在各自的帳內,好像國王在享受自己孤獨又奢華的城堡。
趴在床上看電子書,安德烈頭也不抬,說:“不要。”
“那……”我假作沉吟,然后說,“這樣吧,我很公平。骨灰分兩盒,你一盒,弟弟一盒。你是老大,拿大盒的。”
他說:“不要。還是做個墳吧。”
“要墳干什么?”我說,“浪費地球。”
“有個墳,我們才可以收文青觀光客的錢,誰要來看作家的墓,收門票。”
我不理他,繼續跟他分析:撒海上,不一定要到海中央,搭船多麻煩,或許到無人的海濱巖石即可;埋樹下,選一種會開香花的樹,花瓣像白色蝴蝶一樣的花……這時他放下了書, 隔著紗帳,說:“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有墳,我和飛力普就有理由以后每年依舊來臺灣?沒有墳,我們和臺灣的聯系可能就斷了……”
父親的墳是一塊小小的石碑,旁邊留著一塊石頭,名字還沒刻上,是留給他的美君的。那天真爽朗的浙江姑娘,曾經跟他來到這里。來時已經烽火連天燃燒,人命輾轉溝壑,沒有想到,大江大海走遍,有一天,他們會雙雙回到這片柔軟的土地。

溫情與敬意
錢穆曾經教小學生寫作文。他帶學生到松林古墓去,坐在墓旁,專心聽風穿過松針的聲音。風穿過松樹的聲音,他說,和風穿過其他樹的聲音,就是不一樣。
突然之間雨下來了。他讓學生坐在屋檐下,用心看雨,用心聽雨。
他在每天的飛機轟炸和空襲警報之間,拿著筆寫《國史大綱》,帶著對于歷史最深的“溫情”,最大的“敬意”。
“溫情與敬意”,是否只是對待歷史呢?
我們如何對待曾經被歷史碾碎了身心的親愛的上一代?我們又如何
對待無話可說、用背對著你但是內心其實很迷茫的下一代?
在時光的漂洗中,我們怎么思索生命的來和去?
我們怎么迎接,怎么告別?我們何時擁抱,何時松手?
我們何時憤怒,何時深愛?何時堅定拒絕,何時低頭承受?

我們怎么在“空山松子落”的時辰與自己素面相對?

編輯推薦
1. 龍應臺闊別十年,2018推出重磅新作。橫掃臺灣、香港暢銷書榜,引爆華人社會熱議。
2. 一堂學校不教的生命課,一份誠摯勇敢的生死書。繼《孩子你慢慢來》《親愛的安德烈》《目送》后,龍應臺以更坦率更深情之筆,丈量愛與生命的豐厚與遼闊。
3. 龍應臺首次嘗試復調結構寫作。她潛心10年,延續以往受讀者歡迎的親情主題,融入歷史元素,比以往作品更有深度,視角更開闊、書寫更細膩、立意更高遠。
4. 19封給母親的信,寫滿對親情、親子、生命、教育與歲月的思索。穿插35篇從數千件珍貴材料中篩選出的“大河圖文”,跨度長達50年,將個人情感烙在真實歷史上,寫盡戰爭的殘酷,人性之閃亮。
5. 裝幀精美,特別典藏,讓讀者閱讀其中,仿佛時空穿梭,體會上一代的顛沛人生。全彩四色印刷,由臺灣獲獎設計團隊進行包裝、設計。主文是信件形式,歷史圖文是明信片形式穿插其中。封面字選自王羲之《蘭亭集序》,封面由作者親自選定。
7. 龍應臺為大陸版耗時數月,幾經修改,撰寫獨家親筆序。
內容推薦
美君來自浙江。她二十歲愛上的男子,來自湖南。
他們走過的路,是萬里江山,滿目煙塵;
懷著“溫情與敬意”,我感恩他們的江山、他們的煙塵,
給了我天大地大、氣象萬千的一座教室,上生命的課。

人生里有些事,就是不能蹉跎……
禁語行禪時龍應臺瞬間決定:
放下一切,回鄉陪伴失智的母親,開始寫信
作者簡介
龍應臺
臺灣鄉下的自來水廠里出生,漁村農村長大。留學美國九年,旅居歐洲十三年,任教于香港九年。兩度進入政府,擔任公職。
是一支獨立的筆——可以燒灼如野火,狂放如江海,也可以溫潤如目送。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一日辭官,回到“文人安靜的書桌”。
二〇一五年九月擔任香港大學“孔梁巧玲杰出人文學者”至今。
二〇一七年八月移居屏東潮州鎮,照顧母親,開始鄉居寫作。
目錄
目 錄
序 月照
女朋友
出村
你心里的你, 幾歲?
生死課
凡爾賽
火燒趙家樓
荒村
中國孩子
田禾淹沒, 顆粒無收
大餅
親愛的媽媽
卿佳不?
母獸十誡
二十六歲
木頭書包
縣長
哥哥捉蝶我采花
轎夫的媽
一個包袱
國民香
電火白燦燦
永遠的女生
我愛給你看
借愛勒索
牛車
快樂的孩子
認真的孩子
云咸街
民國女子
家, 九號標的
饑餓
天長地久
此生唯一能給的
時間是什么?
九條命
古城
親愛的弟弟
宵月
回家
逃亡包
親愛的溫暖的手
讓我喋喋不休
有時
淡香紫羅蘭
喂雞
大寮鄉
樂府
雨篷
獨立
男朋友女朋友
空籃子
走路、洗碗、剝橘子
大遠行
昨天抵達蘇黎世

此時此刻
媽媽你老了嗎?
那你六十分
精彩書摘
附錄 龍應臺與兒子對話
那你六十分
龍應臺訪問安德烈(三十二歲)、飛力普(二十八歲)
倫敦,201 7年12月

龍:我的編輯有一組問題,希望我跟你們做個訪問,就是你們眼中的媽
媽。可以嗎?
安:哈,可以拒絕嗎?
龍:第一個問題:回想小時候,什么時候開始意識到,“我媽是個外國
人”?
飛:小時候,好友圈里面,弗雷德是半個巴西人,阿勒是半個智利人,同學里還有韓國人、阿富汗人、伊朗人,住我們隔壁的是美國人,住后門的是荷蘭人。我從來沒有意識說我媽是外國人。
安:小時候,跟不同國籍的小孩一起長大,才是“正常狀態”,所以從來沒感覺我們有什么不同。如果一定要說有什么不同,大概就是在我們請小朋友來家里吃飯或者出去買菜的時候,你做的菜、挑的餐廳、買的食材,會跟別的媽媽不太一樣。
龍:如果你們生長在一個沒什么外國人的環境里,你們很可能不一樣?
安:是啊,如果我生長在月球上,我大概不會呼吸,我會飄。如果我奶
奶長出了胡子,她就會是我爺爺。

龜毛

龍:如果你要對朋友介紹你媽是個什么樣的人,你會怎么說?
安:嗯……龜毛。對喜歡的事情、不喜歡的事情,很龜毛。
飛:我會說,超級好奇。
安:對對對,超級好奇。超級龜毛。
飛:你是我所認識的最聰明的人,但是同時又是一個非常……
安:非常不聰明、非常笨的人。
飛:對,就是這個意思。
龍:舉例說明吧。
安:你不太有彈性。我說的不是你對事情的看法,這方面你很理性,很寬闊。而是,譬如說,你對于跟我們一起旅行的安排有一定的想象,一旦有了那個想象,就很難改變。如果改變,你就不開心。你就不是那種很容易說“啊,又變啦?好啦,隨便啦,都可以啦”的人。你就不可能說,我們出去旅行十天,什么規劃都沒有,隨遇而安,隨便漂流,你不喜歡。
龍:你不也是這樣?
安:沒有啊。我跟弟弟后天去意大利,就是走到哪兒就到哪兒。
龍:哦……還有例子嗎?
安:太多啦。譬如吃的。馬鈴薯上桌,你不吃就是不吃。進一個屋子里,你一定要開窗,要有新鮮空氣。 你要看見綠色植物,你要桌上有鮮花。也就是說,在你的生活里,有些細節你很龜毛,很固執。而我們呢,譬如說吧,碰到一個爛旅館,是個黑洞,哎呀,黑洞就
黑洞嘛,一晚而已,無所謂啦。你會很氣。這就是我們說你“龜毛”的意思。
龍:(不甘)可是,你們今天早上說要去植物園,后來又說天氣不好不
去了,我也沒吭聲啊……
安:那是因為你這回沒太把植物園這件事放在心上,一旦放在心上了,
不去你就要火了。
龍:……不公平。
安:你記得有一年圣誕節,飛力普在路上遇見了一個朋友,邀請他來家里晚餐,你大發脾氣, 記得嗎?
飛:對啊對啊,我只是剛好在路上遇見他,順口就邀他來家里跟我們吃
飯,哇,你好生氣。
龍:嘿,那是因為那天晚上是我們相聚的最后一個晚上,第二天早上我就飛了,你還突然把一個外人找來,我當然火大啦。
安:我正是這個意思。你有一個想法——“兒子跟我要相聚一個晚
上”,然后一個插曲進來,你就沒法接受。
龍:昨天晚上你不就突然邀請了一個朋友過來一起晚餐?我不是說很好嗎?
安:那是因為我五個小時前就趕快跟你說了。不說,你又要不高興了。
龍:喂,這不是正常禮貌嗎?我們母子約好一起晚餐,突然要多一個人,本來就應該事先說, 不是最正常的事嗎?
安:可是,如果是我和飛飛約好晚餐,突然多一個朋友,我們完全可以讓它發生,不必事先說的。你理解我們的差別了嗎?
龍:(轉向飛力普)你同意他的說法?
飛:同意啊。如果事情走得不像你預期的,你會很失望、難過。
龍:不是每個人都這樣?
飛:不是每個人都這樣。我們如果有什么事不太順心,哎呀,就算了,
過去了。你會不舒服好幾個小時。
龍:所以你們對“龜毛”的定義就是——
安:對事情有一定的期待,如果達不到那個期待,就超乎尋常地不開心。
龍:好吧。那說說“好奇”吧。
好奇

飛:有一次我們走過法蘭克福那條最危險的街,滿街都是妓女跟吸毒、販毒的人。有一堆人圍在街角,應該是一群毒癮犯,不知道在干什么。你就很高興地說,我想知道他們在做什么,馬上就走過去想看,還想拍照,你真的拿出相機,這時有一個大漢向我們走過來。我簡直嚇昏了。那個家伙邊走邊喊叫,你還一直問我,這家伙在說什么,太有趣了,我想知道他在說什么。這就是你好奇的程度。
飛:(轉向安德烈)不過,安,我們說了那么多負面的批評,好像該說點什么正面的吧?她的編輯會抗議。
安:好奇就挺正面的啊。
飛:好奇到危險的地步。

權利聲明:
海核云谷上的所有商品信息、客戶評價、商品咨詢、網友討論等內容,是海核云谷重要的經營資源,未經許可,禁止非法轉載使用。

注: 本站商品信息均來自于合作方,其真實性、準確性和合法性由信息擁有者(合作方)負責。本站不提供任何保證,并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商品評價

0%
好評度
好評(0%)
中評(0%)
差評(0%)
主體
商品名稱: 天長地久:給美君的信(龍應臺暌違十年重磅新作)
店鋪: 當當圖書
上架時間: 2019-10-09 06:56:02
我要咨詢

您尚未登陸

用戶登錄

還不是本站會員?立即
注冊
上海快3遗漏数据速查